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第七章 两道并举,双法同修!

第七章 两道并举,双法同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傻孩子。”
  苍雪眸中始终带着笑意,温柔地摇摇头,抬手想揉揉吴妄的脑壳,又顿住动作,小心地帮他整理了下衣领。
  她轻声说着:
  “娘只是星空中一粒星尘,怎么可能会是崇高的星神大人。
  北野的草原上,同一个百年内,月祭可能会有几十人,也可能只有几人,但日祭永远会保持七之数。
  因为七日祭就是星神大人的侍者,需要分别居住在七个特定的祈愿之地,每日为星神大人祷告、祈祷。
  这些是每个大氏族主祭才可知道的秘密,可不要乱传出去。”
  吴妄心底着实松了口气。
  自己不是什么神之子,没有展开什么奇奇怪怪的设定。
  普通就好,平凡就好,做个枯燥的氏族少主挺好的。
  “那娘,日祭是怎么选出来的?”
  “前提是自身实力,其次是氏族是否拥有日祭席位,”苍雪笑道,“然后要经过很繁琐的仪式,由最少十六位氏族主祭共同决议。”
  吴妄略微皱眉,北野各氏族的祭祀暗地里都有联系?
  他在北野混了十二年少主,还是第一次直接面对北野的神权体系。
  沉默一阵,吴妄又问:
  “那为什么孩儿在那座神殿见到了娘,没有看到其他六位日祭?”
  “那是因为娘在当世七日祭里实力最强呀。”
  苍雪像是在说不经意的小事,笑起来时双眼会眯成月牙状,嗓音依然轻轻柔柔:
  “北野之地,祈星术同出一脉,一切起源皆是星神大人的恩赐。”
  “娘?”
  吴妄突然抬头,凝视着面前这位当代七日祭之首。
  “怎么了?”
  “星空神确实存在吧。”
  “你的祈星术已颇有火候,也已经亲眼见过了星空神殿,”苍雪目中带着几分惋惜,“可惜你是男儿身,七日祭必须由女子继承。”
  吴妄纳闷道:“这又为什么?”
  “因为星神就是一位女神呀,她不允许男子接近。”
  苍雪手指轻轻滑动,一旁飞来茶杯茶壶,那茶杯自行倾倒出热茶,被她捧到了儿子面前。
  这位北野当世七日祭之首,继续用温柔的语调说着:
  “你以后要继承咱们熊抱族的首领之位,这些事也是可以让你知晓的。
  北野之上的所有氏族,首领继位必须得到星神的祝福;若氏族之间开战,也需经由氏族主祭向星神祈祷。
  如果遇到一些大事,娘便可以召集其她六位日祭在神殿聚集,举行七日祭之议,代表星神做出决意。
  我们做出的决定,凌驾于氏族之上。
  在星神沉睡的岁月里,七日祭就负责守护北野的天空,注视着北野的各族。”
  看吴妄表情有点震惊,苍雪手指前探,修长的指尖在吴妄面部轮廓外轻轻滑动,目中满是温暖。
  “霸儿你不用担心,有娘在,如果你只是想做一个无忧无虑的氏族首领,氏族也会一直平安。
  除了你这病症,娘对此无能为力。
  这是娘对你最为亏欠的地方。”
  吴妄:……
  怎么感觉自家老娘身周有圣光在闪耀,就像是九天之上的仙子对自己张开怀抱。
  “我要什么都行?”吴妄小声嘀咕。
  苍雪轻笑着,应道:“嗯,只要娘能给你的。”
  吴妄沉吟几声,带着少许不确定的口吻,试探性地问了句:
  “您再努努力,生个弟弟或者妹妹?”
  “噗!”
  七日祭之首的苍雪一扭头,一口热茶喷了出去,莫名还有些脸红。
  “你怎么突然说这个?”
  “娘……”
  吴妄轻轻叹了口气,像是在说什么不经意的小事:
  “我这怪病不知道还有没有救,孩儿也做好了孤独终老的准备,但咱们氏族不行。
  氏族需要接班人,权力的交替必须稳定。
  我不会是个优秀的首领,不能产生后嗣会成为氏族最大的隐雷。
  我们氏族这么多人,我不想因为我自己的问题引起动荡,从而害族人无谓牺牲。
  所以说,娘,你跟爹再生养一个吧!”
  吴妄扭头盯着自己母亲,苍雪却轻轻皱眉,坐在那一言不发。
  似乎有什么难处。
  吴妄看着自己娘亲这越发神圣的容貌,突然想到了某种可能,小声问:
  “娘你现在,是不是跟爹……不同房了?”
  苍雪面上的红晕一晃而过,淡定地回答:“我们虽聚少离多,却也是正常的夫妇,每三年还是能相聚几天的。”
  那不是比牛郎织女还惨?
  吴妄忙问:“你们感情破裂了?”
  “娘最不后悔的两件事,一个是生养了你,一个是选择了你父亲。”
  “那再要一个也不难啊。”
  “这……”
  苍雪面露为难。
  吴妄看着面前这位看起来不过二八芳华,实际上已超过两百岁的亲娘,很踏实地问了个问题:
  “难不成是我爹常年奔波,人到中年心有余而力不足?”
  “你这小小年纪,怎么就懂这般多。”
  苍雪抬手想去点吴妄脑壳,又及时收手,只得温柔地瞪了他一眼,叹道:“是因,继任日祭后很难再有子嗣。”
  母亲轻轻叹息,说了句让吴妄无法忘却的话。
  “终究,恩赐都被计算了它的价值。”
  ……
  半天后,雪狼车架驶离了大雪山。
  回程的车架上,吴妄低头看着手中的骨片,按母亲刚教导自己的办法,读取着骨片中存储的讯息。
  里面倒也没什么,只是几样防身用的大杀伤性祈星术。
  吴妄瞧了眼坐在对面的林素轻。
  这归元境大修士正双腿并拢、双手交叠于膝盖之上,长发梳理的一丝不苟,俏脸上写满了乖巧、可爱,就是双眼有些愣。
  临走前,林素轻被吴妄娘亲一指点在额头,说是帮她开个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