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林朔 > 第六章 凑合

第六章 凑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下了飞机之后,众人又是一番舟车劳顿。
  
  三天后,林朔这群人,总算抵达了俄罗斯远东小城——贾林达。
  
  这座就坐落在黑龙江北岸的边陲小城,跟中国的漠河,只有一江之隔。居民以伐木和渔业捕捞为生,基本上都是黑头发黄皮肤。
  
  这里的住宿条件,自然是比不上之前的春宁了。包下来的小旅馆房间昏暗,床跟铁一样硬。
  
  不过林朔还是睡得很香。这一行十九个人一只鸟,也有只有林朔,在此时还享有单间的待遇。
  
  这一路以来,无论是坐着、躺着、甚至是站着,林朔基本上都在睡觉,身边立着个巨大的乌木匣子,肩膀上停着一只嘴欠的鸟。
  
  此情此景,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了。
  
  在入住贾林达的第二天一早,林朔破天荒地起了个大早。
  
  走出旅馆那略显破败的大门,林朔站在室外,被阳光刺得微微眯起了眼睛。
  
  虽然已经远离北回归线三千公里,但远东的夏季,还是能接近三十摄氏度。此时算是夏末秋初,昼夜温差很大。
  
  挑这个时候进山,当然不至于面对远东最恶劣的季节,但一想到这次的目标,林朔却轻松不起来。
  
  等到眼睛适应了屋外的光线,首先映入林朔眼帘的,是美女Anne。
  
  与在国内那一身都市白领的服饰不同,此刻的Anne,已经一身紧身的野外装备,收拾得干净利落的同时,也愈发凸显她那妖娆的身段。
  
  她就在旅馆外的林子边上,单脚立地,另一条腿高高搁起,正靠着一颗白桦树,做着韧带拉伸。
  
  看到林朔走出来,这美女放下了腿,走到林朔跟前:“林先生,请准备一下,我们再过一个小时就出发了。”
  
  “看你这架势,练过几年?”林朔问道。
  
  “嗯,柔道和跆拳道我都练过。”Anne微微一笑,“林先生放心,我不会成为拖累的。”
  
  “你练的东西,没用。”林朔摇了摇头,走进了白桦林。
  
  ……
  
  等待Anne再次见到林朔,是十分钟后。
  
  “朔哥我再也不敢了!”八哥鸟正被林朔拎在手上,奋力挣扎着。
  
  林朔另一只手的手指弹着它的小脑袋,一脸严肃: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管不住你胯下那只鸟,一浪就是一晚上。看看你现在这副鸟样!我跟你说,没下回了,我这就把你阉了!”
  
  “朔哥不要啊!”八哥鸟奋力挣扎着,“我们人一世人两兄弟,你不能对我这样啊!”
  
  “我能。”
  
  “朔哥!朔哥!有外人在呢,给我个面子!”八哥鸟声音都带哭腔了,“哎!那婆娘,快给八爷求个情啊!”
  
  Anne神情有些为难,不过还是上前两步,犹犹豫豫地说道:“林先生,不至于的,八爷只是一时贪玩……”
  
  “它不是一般的鸟。”林朔瞟了Anne一眼。
  
  “八爷当然不是一般的鸟了。”Anne奇怪地回应道。
  
  “它之所以不是一般的鸟,不是它有多聪明,多像人,而是因为它身上有责任。”林朔继续说道,“它是我在战斗时最重要的搭档,它要是失常了,我的命可能就交待了。不但我的命会交待,你们的命也留不住。”
  
  说到这里,林朔顿了顿,问道:“你是想替它求情吗?”
  
  Anne连忙又是摆手又是摇头,还退出去几步。
  
  八哥鸟眼看没了救兵,索性耍狠道:“朔哥,你就看我这一回,我小八要是掉了链子,别说你阉了我,我自己撞死在山崖上!”
  
  林朔不为所动,从腰间亮出了明晃晃的匕首,另一只拎着八哥鸟的腕子一翻,让八哥的肚皮朝天。
  
  “朔哥!朔哥!您现在阉了我,我伤口一时半会也好不了啊!就算不想掉链子也不行啊!”八哥吓得声音都嘶哑了,拉出一泡鸟屎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