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林朔 > 第七章 请出追爷

第七章 请出追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个小时后,大部队整装待发。
  
  雇佣兵们一个个荷枪实弹,就连何子鸿和杨拓这两个学者,都在柳青的指导下初步掌握了用枪技巧,各自配了一把手枪别在腰上。
  
  十多人都在院子里站着,等着林朔下来。
  
  几分钟前,林朔向Anne问清了这次全体人员的姓名,又回到自己房间里去了。
  
  魏行山盯着旅馆的门口,脸上神情越来越不耐烦。
  
  就在他即将发作时,林朔斜挎着乌木匣子,慢慢走出宾馆门口。
  
  “等我一会儿。”林朔冲美女Anne交待了一句,随后转身一扶,将巨大的乌木匣子立在了自己的身后。
  
  他用脑门轻轻抵着乌木匣子,闭着眼睛站了一会儿。
  
  然后他翻开自己的上衣口袋,掏出一包干瘪瘪的纸烟,把仅剩的三根烟全部拿出来点上,烟头朝上,插在乌木匣子前的泥地里。
  
  做完这些,林朔微微退开半步,低声说道:
  
  “今天进山,还得借追爷一臂之力。弟子林朔上香祈愿。”
  
  一边说着,林朔又从中山装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叠好的信纸,缓缓摊开,上面是手写的字体。
  
  Anne眼尖,发现上面写着的,就是她刚才告诉林朔的那些名字。
  
  “追爷,这是进山的名单。追爷保佑,进山十九人,出山十九人,不多一人,莫少一人。诸事作罢,弟子厚报还愿。”
  
  林朔嘴里念叨着,再划一根火柴将信纸点燃,在胸前虚画了几圈,等信纸即将燃尽,这才放手丢掉。
  
  生物学博士杨拓看着林朔这番举动,脸上微微有些不屑,似是想说什么。
  
  何子鸿连忙扯了一下自己学生的衣角,杨拓这才讪讪闭嘴,微微将脸别过一边。
  
  “装神弄鬼的。”魏行山轻声说道。
  
  周边这些的动静都没逃得过林朔的耳目,不过他没计较这些,而是上前一步,将乌木匣子缓缓放倒。
  
  “追爷,得罪了!”林朔看着横放的乌木匣子,口中轻喝一声,伸手一拍,盖子悄无声息地划到一边,露出了里面的事物。
  
  “这是什么东西?”
  
  众人伸长了脖子,看着匣子的东西,一阵惊疑不定。
  
  那是一件月牙形的器物,全身漆黑,两米多长,看不出是什么材质。主干从中间开始,向两边各走了一个优美的反曲弧度,两端各有一个卡口,绷着一根手指粗的半透明筋线。
  
  “看形状,是把反曲弓吧?”一个雇佣兵似是有些吃不准,迟疑地说道。
  
  “你傻啊。你见过这么大的反曲弓吗?”另一个雇佣兵说道,“两米多长还不算,你再看看弓身,跟你的大腿一样粗!这是人拉的弓吗?”
  
  “可如果拉弓的人是他呢?”
  
  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沉默了几秒。
  
  林朔的力量,大家是初步见识过的。
  
  “那也不可能吧?这跟力气大小没关系,你看弓身这么粗,两只手去抱还差不多,一只手根本拿不了,别说去拉了。”
  
  “可他把这东西请出来,总是有用的吧?”
  
  “谁知道呢?”
  
  议论声中,林朔半跪在地,把这把巨型反曲弓用双手捧出来,弓身朝后斜背在身上。又从匣子里取出一支书包大的箭袋,里面只装着三枚手臂粗的箭矢。
  
  看到林朔终于请出了追爷,美女Anne环视了一圈周围议论纷纷的众人,说道:
  
  “没错,它的确是一把反曲弓,是林家的祖传之物。猎人行当里,都尊称它一声追爷。追爷脾气不太好,我劝你们少议论它几句。”
  
  Anne这番话说完,周围倒是安静了,可林朔却眯起了眼,看向她的眼神并不那么友善。
  
  Anne赶紧用手捂住了自己嘴,冲林朔投以抱歉的眼神,示意自己多嘴了。
  
  林朔没再理会Anne,手指放在嘴边吹了一记响亮的口哨,八哥鸟扑腾着翅膀从林子里飞回,落在他的肩膀上。
  
  这只鸟肚子吃得滚圆,但精神似乎不太好,耷拉着脑袋。
  
  “出发。”林朔淡淡说了一句,率先向山林进发。
  
  ……
  
  兴安岭,是东亚地区最大的原始森林,由小兴安岭、大兴安岭和外兴安岭组成。
  
  其中大小兴安岭都在中国境内,黑龙江以北,则是外兴安岭,也就是俄国人口中的斯塔诺夫山脉。
  
  这里人烟稀少,是人类世界的生命禁区之一。
  
  林朔一行人此行的目的地,是外兴安岭深处的一座小山村,距离出发地有二十多公里。
  
  那座小山村,就是被发现有一百八十二人失踪的地方。具体的情况,还需要到现场才能得知。
  
  俄罗斯警方在远东地区的警力非常有限,当地唯一的警察是个五十多岁的酒鬼,表示不能提供任何支援。这对林朔一行人来说,其实也没坏处,反而可以随便折腾。
  
  林朔的这支猎人小队,开始在深山老林里跋山涉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