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嫁惹君心 > 第91章 番外三:山贼 7

第91章 番外三:山贼 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山贼心里忽地怦怦乱跳起来。他一夹马肚子,快跑了几步,离得近了,终是将那女子看清,竟真是丁妍珊。 
   
    山贼又惊又喜,差点说不出话来。 
   
    “你……你……”他结巴了半天,终是把话说完整了,“你怎会在此?” 
   
    “我为何不能在此?” 
   
    山贼张了张嘴,竟是不知该怎么答,最后憋了一句:“我心里真欢喜。” 
   
    丁妍珊脸一热,却被他的傻模样逗笑了。 
   
    她一笑,他也跟着笑。 
   
    两人笑着,却是没说话。最后是丁妍珊让山贼把马拴在亭子边,拉着他坐在亭里说说话。 
   
    山贼听话照办,却有些不放心:“这里在路边上,人来人往的,看见我们了可怎么办?” 
   
    “我不怕,你呢?” 
   
    “我有点怕。” 
   
    “怕什么?” 
   
    “我走了,她们说什么难听的都与我不相关,可你还在这城里生活,你被人闲话,我心里很不舒服。” 
   
    丁妍珊又笑了:“说我闲话的太多了,不差你这一条的。”
   
    山贼想想也是,遂点点头。她没有受那些碎语影响,能过得开心些,如此也好。 
   
    “沐儿说你还要来。来做什么?” 
   
    山贼脸的腾的一下红了,这……这龙二夫人居然把他的话说了。可是既说了他还要来,必是也说了别的,但既然说了,她怎么还问? 
   
    她……她…… 
   
    山贼顶着个大红脸,硬着头皮小声道:“来看看你。” 
   
    “看我做什么?” 
   
    “看你过得好不好。” 
   
    “哦。”丁妍珊点头,一边笑一边盯着他看。 
   
    山贼被她看得颇不自在,赶紧找话:“你不是说不见我吗,怎会在这里?” 
   
    “我到底是要看看为何我等了大半年你才来。”丁妍珊不答反问。 
   
    山贼张大了嘴,脸更红了:“我……我……” 
   
    “为何没给我写过信?” 
   
    山贼嘴张得更大了,愣了半天,小声道:“我不太识字的。” 
   
    丁妍珊仍是笑,笑着看他。 
   
    山贼咬咬牙,道:“可我别的挺好的,字也是可以学的。”
   
    丁妍珊的笑容大了,山贼的脸更红。 
   
    他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完全不知道自己与她在聊些什么。 
   
    这时丁妍珊又问:“你来之前,有没有想过万一我已经嫁了呢?” 
   
    “没想过。”山贼老实巴交地答,答完了,又抢着道,“就算嫁了,我也能来看看你好不好啊。” 
   
    “若我过得不好呢?” 
   
    “那……”山贼顶着张又红又黑的大脸,梗着脖子道,“那我就带你走,绝不让别人欺负你。” 
   
    “那你定走不出京城便被人打死了。” 
   
    “我自然不会这般鲁莽,定是会想好办法再行事。” 
   
    “那你想好了来寻我之后该怎么办吗?”丁妍珊眨巴着眼睛看他。 
   
    山贼有些心虚,怕被她笑话,但还是说了:“我不可能在京城里让你过上好日子,这里的人还碎嘴,你过得不开心,我也不会欢喜。村子里确是太穷了些,什么都没有,你也不能久住在那里。所以我想就在我学武的城里找份活干,那武馆我很熟的,我去当当教头,存些钱银,日后也开门收徒,开家小武馆。到时……到时你若还过得不好,我便来接你去。” 
   
    山贼说到最后,声音小了,脸又涨得通红。他这话说得,好像人家姑娘愿意跟他走似的。 
   
    可话都说出来了,他又不愿退缩,于是硬着头皮说下去:“我是个粗人,可是我发誓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我会努力挣钱,绝不让你吃苦。在村子里,我便欢喜你了,可是我不敢有什么念头,可你走了,我总是心里惦记。后来我想通了个道理,我虽然像是那山脚的泥,姑娘你像是那山顶上盛开的花,可是山脚的泥与山顶的泥是一样的。只要有心细栽,它一样能让花儿开得好。我想了这个,便来了。我就想亲口与你说,无论如何,只要你愿意,我一定护着你,我一定会对你好的。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山贼一口气说完,把头压得低低的,不好意思看她。可等了半天,那丁妍珊却是半句话也没有给他。山贼心里有些慌,抬头一看,丁妍珊也正看着他。她的眼睛润润的,亮得出奇,这般模样,在他眼里,真是再美也没有了。 
   
    “你问我为何会在这里?” 
   
    丁妍珊忽然开口说话,山贼傻傻点头。她当初说不愿见他,他难过得一晚上没睡着。 
   
    “因为你说你还要来。”丁妍珊笑笑,脸也红了,“赶不走的,我才要见。” 
   
    他们之间的差距如此大,虽然他不远万里而来已是心诚,但若是轻易退缩,只怕将来也难与她维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