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攻略小社会 > 第666章 完结

第666章 完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高桥留美比谁都知道,欧阳豪一旦决定筹钱赎人,就意味着欧阳豪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都白费。不但如此,欧阳家还会因为赔偿客户的货物而破产,真到了那个时候,不是流落街头也差不多了。
  
  欧阳豪虽然舍不得,但是现在的状况以及由不得他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不单单是一桩生意的事,甚至官方都在跟进,他现在的态度不单单是给欧阳家看,还有外界无数双眼睛。客户、伙伴、合作对象等等,如果他拒绝了,欧阳家哪怕保住了资产,也是丢失了名声和信誉,欧阳一家在海洲恐怕连立足都难了。
  
  形势之下,欧阳豪不得不筹钱赎人。
  
  无论高桥留美怎么阻拦,可最终的结果却很难改变,现在不单单是欧阳家在筹钱,官方也在想办法,事情根本不是高桥留美想的那么简单。
  
  高桥留美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千里迢迢背井离乡跟着欧阳豪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家陌生的城市,为了什么呀?还不是因为自己的丈夫是个有本事的人,结果现在,她的丈夫因为别人的错误要从新回到一无所有的时候,她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欧阳豪筹钱的时间,她就在家里以泪洗面,夫妻多年,因为欧阳幸司都没有发生过的隔阂,在这几天竟然相对无言。
  
  欧阳豪一夜白头,高桥留美也是一夜苍老了十岁。
  
  对高桥留美来说,她最骄傲的事,就是找了欧阳豪这样的老公,有颜值有才华有能力,她觉得男人身上的优点,欧阳豪都具备,只是,高桥留美万万没想到,欧阳豪回国好不容易走到今天,事情竟然有了这样的结局。
  
  可现实就是现实,不管高桥留美怎么反对,都低挡不住现实的袭击。
  
  这么好的机会,那些生意人自然不会放过,欧阳豪的处境人所共知,不断有人直接或者间接找到欧阳豪,愿意掏出一笔钱来赎人,当然,不是无偿的,而是入股。说好听是入股,实际上吞并,一旦对方掌握大部分的决定权,欧阳豪也就相对的失去了话语权,到时候,随便找点理由和借口,小股东就跟弱势的儿媳妇一样,净身出户还算好的,弄不好还要背一屁股债。
  
  欧阳豪知道自己完了,也知道欧阳家经此一事,想要翻身比登天还难。
  
  当欧阳宇堂以及货轮船员被接回来的时候,整个人精神状态接近崩溃,入院治疗了半个月还没完全好转。人的身体倒是没事,但是内心却遭受了严重的创伤,导致他一时半会儿很难康复。
  
  除此之外,欧阳家的企业员工要么被人整个团队挖走,要么因为担心一直待着拿不到工资养不了家,纷纷开始跳槽。一时之间,公司的某个部门差点直接停摆。
  
  工资欧阳豪自然是拿不出来的,房子、车子卖了充当赎金,能掏的钱完全掏了出来。再加上财务最清楚账目情况,各部门往财务部门要钱,那是根本没有。
  
  一个恶性循环的局面就在这样在欧阳豪的面前滚来滚去。
  
  这个时候,有人想要趁火打劫,趁机收购欧阳豪的企业,自然不会允许欧阳豪有借到钱拉到赞助的时候,所以等欧阳豪万般无奈之下,想要最后挽救企业,厚着脸皮跟几个平日里关系好的世家朋友开口借钱时,对方纷纷以各式各样的理由婉拒了他。
  
  ……
  
  对于海洲欧阳家的现状,很多人都用以看笑话和看热闹的心态吃瓜,反正跟他们没关系,倒霉的又不是他们,凑个热闹还是很愿意的。
  
  欧阳豪一家从原本的豪宅搬了出来,不搬不行,房子买了,对方也是给了搬离的期限,欧阳豪不可能死赖着不走,一家人搬出了豪宅。
  
  曾经受惠于欧阳豪的兄弟姐妹在这个时候都躲的远远的,毕竟欧阳豪再想翻身,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这就是当初眼光不好,原本的老路子不走,非要开发什么新路线,这下可好了?遇到了海盗,公司倒闭了,家产变卖了,这还倒欠了客户的两货轮货款。
  
  身无分文还背了一身债。
  
  高桥留美木然的站在搬家公司的货车旁,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欧阳豪从大门里走了出来,回头看了一眼,深深的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欧阳豪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即将退休的前两年遇到这样大的挫折。
  
  高桥留美已经很多天没跟欧阳豪说话了,她心里自然是怨欧阳豪的,按照她的意思,当初就不应该相信欧阳宇堂,欧阳宇堂信誓旦旦保证完成任务,结果害了整个欧阳家。如果不是为了赎回欧阳豪,他们家会变成这样?就不应该为了他舍弃欧阳家,在海洲待不下去,大不了再回日本!
  
  高桥留美的脸上带着冷漠,欧阳豪也沉默的坐在一边,半响高桥留美开口:“我要去找幸司。”
  
  欧阳豪微微拧了拧眉:“你找他干什么?他又能干什么?”
  
  一个倒插门的男人,连孩子的冠姓权都愿意让出去,这样在女方家里没有任何地位的男人,还能指望他干什么?当初欧阳家,不顾就是借了点叶乃伊的明星名气罢了。
  
  欧阳豪对欧阳幸司的失望,延续到了现在,对他来说,男人只有像他这样掌控女人、掌控一切,才配称得上是男人。
  
  但是高桥留美这一次却没有听他的,高桥留美不能也不愿意毁掉自己完美的生活。
  
  她生平第一次否认丈夫的决定,她眼睁睁却无能为力的看着丈夫把属于欧阳家的一切舍弃掉。她要在企业完全崩溃之前,尽可能的挽救回企业。
  
  她不能信任身边的所有人,每个人都虎视眈眈地盯着欧阳家风雨摇曳的企业,她谁都不敢信任,但是儿子不一样。高桥留美哪怕再愿意为了欧阳豪的意愿放弃欧阳幸司,可她知道儿子是可信的。
  
  ……
  
  欧阳幸司接到高桥留美的电话时,高桥留美就站在镜天下的门外。
  
  经过三年的发展,镜天下在得到资本投资后,经过铺天盖地的广告、名人效应以及各种大投资的炒作等营销过后,快速的以黑马之姿占据了图片网站的一席之地。市场价值也从最开始的默默无闻快速的翻了几十倍乃至百倍。
  
  当然,公司发展滞后,办公室地点也在公司稳定之后,搬离了原本跟星河灿烂合租的窘境,有了自己全新的办公室。
  
  新地址搬迁有半年,欧阳幸司从来没跟家里人讲过,他没想到自己的母亲突然联系自己,说就在公司门外。
  
  海洲的事没有人跟欧阳幸司讲过,他原本就是个拿了相机就不抬头的人,平时正常的时候不说话,不正常的时候更加不会说话。现在他的生活里还多了个嗷嗷待哺的小叶北,欧阳幸司更加不会去关注其他事。
  
  对于镜天下的很多人来说,欧阳幸司是个很奇怪的老板。
  
  低调、沉默、内向,关键长得英俊偏偏又娶了一位当红大明星,导致时不时会有合作方因为名人效应而主动求合作。
  
  虽然得到公司那些年轻女孩的爱慕和喜欢,但是欧阳幸司的贴身秘书都是男性,因为公司职务的级别关系,导致很多女员工也只能遥遥望着,根本没有机会搭话,所以那位传说中的大明星叶乃伊,也从来不会因为欧阳幸司的缘故出现在公司。
  
  这是第一次跟欧阳幸司有关的家人出现,公司里的女员工还挺好奇,趁各自老大不注意,聚在一起讨论,来的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
  
  欧阳幸司在会议室见到了高桥留美。
  
  这么多年过去了,欧阳幸司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他不爱笑,眼角嘴边连道皱纹都没有,眉眼间始终带着一抹冷清,满身都写着“不要靠近我”的疏离和冷淡。
  
  高桥留美的脸上满是疲惫之色,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怎么可能会有好脸色。
  
  两地相隔,母子二人再见面,高桥留美心中自然难受,而欧阳幸司则平静的看不出任何问题来。
  
  “幸司,妈妈知道,你看到我来找你一定很担心,心里也是极不高兴的,还担心乃伊小姐和孩子,”高桥留美开口,“但是,我想跟你说,你现在不用担心,我这趟过来,不是让你回家的,以后也不会逼你回去了继承你父亲的事业。”
  
  对于自己这个母亲,欧阳幸司还是很了解的,她一生的执念就是以父亲的意愿为意愿,无端说这样的话,一定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
  
  欧阳幸司微微抬眸:“妈妈,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
  
  高桥留美等的就是他这句话,欧阳幸司一问,她便抬头看着欧阳幸司:“没什么事,就是感慨你终于解脱了,可以专心做你自己喜欢的事了。妈妈以后,也不再会逼你做不喜欢的事了。”
  
  “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欧阳幸司问。
  
  高桥留美苦笑了一下,“幸司,你不知道吧?你父亲半年前是在宇堂的劝说下开辟了新航线,那条航线出事了。”
  
  欧阳幸司只是安静的看着自己的母亲,等着她说完下面的话,高桥留美见他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也说不上是失落还是气愤,只得自顾自说下去,“那航线是新开辟的,有海盗出没,我一直很担心。之前航线走了大半年,不知道是不是欧阳家的运气好,我们家的船一直都很安全,那时候常听人讲那条线有海盗出没,你父亲和宇堂因为没有碰到过,所以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几个月之前,你父亲的一个朋友货船被拦,你父亲那时候才担心,宇堂担心新航线的事件会影响他在你父亲心目中的印象,就做出了一个冲动的决定,他亲自跟货船出发,喜欢能真正的了解情况,没想到连人带船被海盗劫持了,你父亲为了筹钱,连家里的房子都买掉了。我来找你,就是想告诉你一声,或许,我跟你父亲回离开海洲,回到日本。”
  
  欧阳幸司拿着杯子的手没有丝毫停顿,端起杯子轻轻喝了一口水,“父亲愿意回到日本?”
  
  这样的离开,就是灰溜溜的落荒而逃,欧阳幸司凭借自己对欧阳豪的了解,自己的父亲似乎不是那样肯认输的人。
  
  “要不然呢?”高桥留美再次苦笑:“现在海洲都在看欧阳家的笑话。曾经受过欧阳家恩惠的人,现在哪怕没有落井下石,但是……你宇堂兄一家,在我跟你父亲上门,希望借助他们一套房子的时候,都不肯答应。说房子出租了,不方便赶租客走,可事实是,那个房子早已装修好,说是打算留给你宇堂兄结婚用的。当初受到恩惠的时候千恩万谢,现在却……”
  
  “婚房不愿借住也正常。”欧阳幸司回答:“妈妈,您不要纠结这点小事。父亲已经决定离开海洲了吗?”
  
  “不离开又能怎么样?”高桥留美神情低落,“我们现在就是海洲的笑柄,不离开还能呆的下去吗?”
  
  “我明白了。”欧阳幸司点点头:“应该早点告诉我。我近期回回去一趟,到时候我会去拜访您和父亲。”
  
  高桥留美抬头:“真的?”
  
  “是。”欧阳幸司点头:“我会和乃伊以及叶北一起回去。”
  
  ……
  
  进来的欧阳豪不用想也知道有多闹心,哪怕是想离开,也没那么容易,还有那么大的烂摊子等着他去收拾。公司虽然人才大笔流失,可到底还有些少数人还在坚持,哪怕已经很长时间没发工资了。各种原因也就员工自己知道,反正,欧阳家的公司摇摇欲坠,犹如风中残叶,眼看着就要倒了。
  
  欧阳豪能想的办法都想了,可资金缺口实在太大,逼得他不得不开始考虑接受之前几家提出的参股计划,虽然他知道其中风险重重,只是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了。
  
  其实欧阳豪不是没想过舍下老脸,去找欧阳幸司的老丈人叶友良,只不过,叶友良在叶乃伊离开海洲没多久,就不知道窝到了哪里,带着他新认识的情人甜蜜去了,而叶夫人也在不久后带着小鲜肉过她的二人世界去了,欧阳豪想找都找不到。
  
  而欧阳豪是绝对不可能去找叶乃伊的。
  
  他可以跟叶友良厚着脸皮谈,哪怕是商量或者是求着对方也勉强答应,但是对叶乃伊,他是绝对不可能这样做。
  
  所以,欧阳豪根本没考虑过叶乃伊,那个女人,根本不是他们曾经以为的那种小白兔。
  
  欧阳家有意接受投资的风声放出去后,前来洽谈的团队不少,欧阳豪最近一阵,平均一天要接受一到两个项目团队的合作意向。
  
  欧阳豪哪个都不想接受,但是却毫无办法。
  
  高桥留美最近愿意和欧阳豪交流了,她不可能因为这种事就选择离婚,但是她也不能放任着欧阳豪一生的心血白费,所以,她的内心隐隐带着期待,带着对于儿子本能的信任和期待,接受了欧阳豪的主动示好。
  
  夫妻关系得到了短暂的缓和。
  
  欧阳幸司一家三口回海洲的消息,欧阳豪和高桥留美还是从新闻上看到的,没办法,叶乃伊的风头太盛了,到哪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她,如今结婚生子的消息一家放了出去,她自然就不用再可以隐藏自己身上的秘密,所以这种行程就成了公开的秘密。
  
  欧阳豪看着报纸首页上的消息,抖了抖报纸,合了起来。高桥留美垂眸,看了欧阳豪一眼,抿了抿嘴,开口,“幸司回海洲了?”
  
  “嗯,新闻上是这么说的。”欧阳豪淡淡应了一句,“他愿意回就回,我现在也管不了他。”
  
  夫妻两人租住在一个小公寓里,虽然跟之前的豪宅比面积太小,但是,到底是干净精致。家里的帮佣也被辞退,现在吃穿住行上的事,都是高桥留美自己在做。
  
  这对高桥留美倒不是多难的事,只不过过惯了富贵生活,现在的生活一时还有些不太适应。
  
  “我稍后跟幸司说一声吧,免得他还以为我们住在原来的地方,找错了地方就尴尬了。”高桥留美说着,拿了衣服去卫生间清洗。
  
  “投资的事我有了意向,其中一家很有诚意,我答应考虑了。”欧阳豪突然开口。
  
  高桥留美回头:“我不懂生意上的事,但是我想要告诉你的是,我们高桥家族,曾经就是接受了别人的投资,最后才落得被人扫地出门的下场的。为了你也为了我们,请你慎重考虑。”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办法了。现在要债的人天天上门,哪怕有生意都没法做,撑不下去了。”欧阳豪说:“我只能孤注一掷,我不想就此认命。”
  
  高桥留美张了张嘴,到底没说出会严重打击他自尊心的话,她点点头:“我明白了。”
  
  转身离开。
  
  海洲当地的各种传闻四起,欧阳家和某某集团达成投资意向,开始了第一轮融投谈判之类的传闻沸沸扬扬,对于这样实力悬殊巨大的谈判,结果几乎是一目了然,对方提出的任何条件,欧阳豪都没有谈判的资本和条件,只能被动的接受对方的条件,至于各种合同中的法律条款,欧阳豪找的律师自然发现问题,可对方强势回应,根本无法撼动本质。
  
  就在传闻第四轮融投谈判的新闻正式发布之后,欧阳幸司和叶乃伊出现在欧阳家办公大楼的会议室里。
  
  整个办公大楼都沸腾了,人们激动的愿意一是因为叶乃伊这个大明星,无数人挤破了头,就想一窥美人真容,二是他们在这个关节点出现,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他们此行的目的。
  
  跟欧阳豪洽谈的人自然知道叶乃伊,也了解她是叶友良的独生女,叶家的千金,也是现如今叶家的当家人。
  
  别欺负女人,更别欺负年轻女人,因为根本不知道这个年轻的女人有多强悍。
  
  叶乃伊戴着墨镜,在保镖的护送下进入会议室,直接在最核心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她慢条斯理的摘下墨镜,扫视了一眼周围:“不好意思,打扰各位了。听说各位在洽谈一个投资,我特地过来听听。我这个人别的不好,就是好奇心强,这天上飞的、地上跑的生意我都做了,唯独这水上漂的生意我没做过,要不,一起谈谈?你们谈了多少亿的投资?我也投个几个亿玩玩,反正闲着也闲着。”
  
  投资方代表:“……”
  
  叶乃伊微微一笑,“要是不愿意也行,要不石头剪刀布?谁输了谁退出?”
  
  投资方代表:“……”
  
  欧阳豪看向欧阳幸司,以眼神询问,欧阳幸司上前一步,看向投资方代表:“不好意思,欧阳家决定终止洽谈,如果有任何新的消息,会主动跟您以及您的团队联系。”
  
  话是说的客气,可对方知道,欧阳豪似乎等来了大金主,这个金主还是欧阳豪儿子的媳妇,海洲叶家,谁跟叶家比财势?
  
  于是一帮人趾高气扬了几周后,觉得欧阳家孤立无援才各种提苛刻条件,结果来了这么一出。
  
  一帮人离开的时候,一反刚刚的盛气凌人,对欧阳豪的态度也来了个大转变,不用说也知道,之前欧阳豪有多狼狈,以后就有多招摇。
  
  欧阳幸司对叶乃伊的保镖做了个手势,保镖们立刻走了出去,屋里很快只剩下父子二人以及叶乃伊。
  
  欧阳豪看着欧阳幸司,张了张嘴,慢慢的坐了下来,他在欧阳幸司面前,从来都是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表情,他随时随地维持着他做家长的威严,对待欧阳幸司的态度从来都是严厉且专横,几乎不给他任何开口的机会。
  
  自然,这样的前提下,父子的关系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多日不见,欧阳豪的头发花白,整个人显得苍老不少,在高大、英俊的欧阳幸司面前,他似乎萎缩成了一个失去了精神力的老头。
  
  “你们赶走我的投资人,到我这里来,究竟的为了什么?”欧阳豪绷着脸问:“如果你们是想看我的笑话,那你们也看到了,我这一生遭受的嘲讽、冷眼,在这短短几周内已经全都见识到了,也不在乎再多你们两人的冷嘲热讽。”
  
  叶乃伊嗤笑一声:“看来我刚刚的话说的不是很清楚。我说了,我是来谈生意的,在商言商,生意人,不谈生意来笑话人?无趣的很。不知欧阳先生有没有兴趣?”
  
  她站起来,慢悠悠的走到窗边,朝下看了看,开口:“说起来啊,来之前,我找人调查了一下,包括欧阳先生的起家史以及在所作生意的基本状况,我确实很有兴趣,但是,这要感谢我孩子的爸爸欧阳幸司,是他给我了牵了这个头,我感兴趣是一点,他的面子我也要给,所以我做了个小小的评估,整体来说生意还是可以做,只不过,我的要求是投资之后,公司必须有你管理,我想,从事这个行业这么多年,你的经验应该比任何人都足吧。”
  
  欧阳豪站在原地,他说不上是什么心情,有羞愤,有兴奋,有激动,更多是劫后余生的庆幸,所有人都知道,拯救欧阳家最可靠的一定是叶家,可是欧阳豪的自尊心不允许他找到叶乃伊,没想到,叶乃伊主动送上门了。
  
  “在这次的投资中,我会个人参上一股。”欧阳幸司突然说:“所以,父亲,请接受我们的投资,我希望,欧阳家的产业我能做出一点自己的贡献。”
  
  ……
  
  欧阳家族的事件大起大落的像是在演电视剧,欧阳豪的心在这一阵更是像过山车,起起伏伏,让他差点难以承受。
  
  欧阳家的企业员工信心大涨,在投资流程一旦走完后,一切都会恢复原样,甚至比原来更好,这是所有人的梦想。
  
  方星河盘腿坐在地上,逗着扶着沙发站着兴奋的小叶北,问:“流程都走完了?你那么想做欧阳总家的投资啊?”
  
  “主要是欧阳幸司说的太好,把我说动心了。”叶乃伊笑眯眯的看着小叶北可爱的小脸,“到底是我儿子的爸爸,他能提出来,说明他还是很想救一下欧阳家的。你知道他跟我说什么?”
  
  “说什么了?”方星河好奇的问。
  
  “他说如果我对投资不感兴趣,他就自己来投,他说镜天下的他有股份,可以提出来拿股份换钱,按照现在镜天下的状况,确实能换到钱,不过,”叶乃伊看方星河一眼,“这样一来,不就等于他用他自己的事业换他爸的事业?还把我家小叶北的娶媳妇的钱给弄没了,那怎么行呢?是不是啊北北?”
  
  小叶北笑得跟花儿似的,对着叶乃伊喊妈妈。
  
  小家伙最近刚学走路,但凡自己走两步,就能高兴老半天。
  
  方星河挑了下眉:“也不算吧,换来的钱,不是救了自己家的产业?也算是他的一项投资吧。只不过,这样一来他就弄丢了他自己的爱好和事业。对他来说也是个打击吧。”
  
  方星河朝叶乃伊跟前一凑,笑嘻嘻的说:“这么说起来,乃伊,你还是挺关心欧阳总的嘛。”
  
  “我儿子的亲爸,他倒霉了对我儿子有什么好处?”叶乃伊对方星河翻了个白眼,“我对那个投资有点兴趣,又能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呢?再说了,我这钱一砸进去,他父母以后也没脸在我跟前指手画脚了,多好?”
  
  方星河大笑:“他们就算指手画脚你也不会理啊!你是谁啊?我的女王啊!”
  
  “话是这么说,只是我总不能让他为难。”叶乃伊伸手牵住小叶北的手,满脸洋溢着微笑,说:“到底是我儿子的爸爸嘛。”
  
  “又是看儿子的面子啊?”
  
  “那必须的。”
  
  “啧,真好啊!”
  
  “好什么?有什么好的。”叶乃伊淡淡说了句:“忘了跟你说事了。”
  
  “什么事啊?”方星河好奇的问。
  
  叶乃伊牵着小叶北的手带他走路,随口说道:“我怀孕了,我在考虑接下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生下来啊!”方星河赶紧说:“刚好给小叶北做个伴,多好呀!”
  
  叶乃伊抬头:“我考虑的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呀?”
  
  “我在想,这又得休息吧?与其这样翻来覆去的折腾,还不如不折腾。”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不想生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