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修仙家族不能飘 > 第522章 针对金蟾观的阴谋,海沙宗修士“作鸟兽散”!

第522章 针对金蟾观的阴谋,海沙宗修士“作鸟兽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舰与金蟾这两个庞然大物在高空中对撞,天地间不断有类似于雷鸣般的轰隆声。
  
  金蟾虽是妖兽,可依旧还是血肉之躯,它再皮糙肉厚,在这样猛烈的撞击下,仍旧会受伤,只要受了伤,流血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所以下方的人可以看到红色的鲜血如雨点般掉下来,当然了,这点儿血对于体型庞大的金蟾来说,只能算是九牛一毛,不过是小小的皮外伤。
  
  但天舰就不一样了,它只是一个死物,不会跳,更不会叫,就算被金蟾撞的变形,甚至是掀掉外面的加壳,它依然能坚决的执行命令。
  
  当然,这是最坏的情况,真实的情况则是金蟾想要撞上天舰的本体,只有先破掉包裹住天舰的护罩。
  
  所以真正给金蟾造成大伤害的不是天舰,而是游走在金蟾四周的凌缘生。
  
  他的修为虽然不如金蟾,可他每次出手的时机都把我的很好,而且出手非常的果决,好不留情,一击之下,往往都能让金蟾吃痛的惨叫。
  
  “人族修士,你找死。”
  
  俗话说的好,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一尊实力强大的大妖呢,在连续几次被凌缘生伤到后,金蟾观终于爆发了。
  
  只见他身子凌空一转,不再与天舰纠缠,双眼赤红的扑向凌缘生。
  
  凌缘生也不傻,明白那畜生是真恼了,不可念战,凭借着体型小的优势,在金蟾肢体见来回穿梭,就像一条很滑的泥鳅。
  
  其实,他即便不是金蟾的对手,却也不会被金蟾追杀,他觉得没必要为了对付一只妖兽暴露自己的手段。
  
  不仅仅是凌缘生有所隐藏实力,凌定山与凌有道两人同样隐藏了实力,甚至是金蟾观观主金益也并未全力出手。
  
  这并不是想防水,而是彼此之间并无生死大仇,没必要现在就拼个你死我活,不仅将自己的底牌全部暴露,还带一身伤回去。
  
  观战的金蟾观修士很紧张,那些非金蟾观的修士却是有些看好戏的样子。
  
  “这是哪儿来的人?竟敢如此跟金蟾观做对?便是西边的海沙宗没有这个胆子。”
  
  说话之人从未离开过飞灵海域,甚至没有离开过金蟾观的统治区域,所以在他的眼中金蟾观是一个很强大的仙道势力。
  
  说白了,此人就是一个井底之蛙。
  
  如今突然看到有人敢跟金蟾观硬来,着实把他吓着了,难掩心中的震惊。
  
  “那是天舰,看上面的图案,应该是东边陨星海域内最大仙道势力凌氏的。”
  
  说话是一个练气后期的白发老者,他曾不止一次离开飞灵海域前往陨星海域,所以对那片海域的霸主有所了解。
  
  “凌氏?”
  
  “是啊,那可是一个完全不属于金蟾观的仙道势力,甚至还要更强一些,起码金蟾观没有天舰这样的利器。”
  
  高空上的大战牵动着所有观战者的心,他们的情绪也随着大战情况的变化而变化,时而紧张,时而震惊,时而惋惜……
  
  便在这样的氛围之中,两方在在高空上来来回回纠缠了小半个时辰,最终凌氏人多势众,压了本土势力金蟾观一头。
  
  虽然这一战来的快,去的也快,练气期修士与筑基期修士从始至终都未能介入其中,只能离得远远的观战。
  
  但凌缘生的目的达到了,他向金蟾观和附近的修士展现了凌氏的强大。
  
  天舰不愧是中型势力综合实力的体现,即便不能击杀三阶上品的大妖,可三阶上品的大妖也拿有慕嫣然坐镇的天舰没有办法。
  
  凌缘生三人踏空而立在天舰之上,金蟾观观主金益则站在金蟾的头上。
  
  凌缘生捋着胡子,看着对面的金益,脸上尽是微笑。
  
  “金观主,看来是我凌氏更胜一筹啊。”
  
  看着凌缘生那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金蟾观观主恨不得冲上去暴揍对方一顿。
  
  但最后只是化作了一声冷哼,表达着自己心中的不满,也维护着自己与金蟾观的脸面。
  
  “哼!”
  
  “呵呵,风语老祖催促的甚紧,我等不便在此与道友多聊,这边要出发了。”
  
  闻言,金蟾观观主金益就算心中不甘,却也没有办法,只能放任凌氏的天舰堂而皇之的离去。
  
  凌缘生说完后,便挥手招呼凌定山与凌有道回天舰队。
  
  两人回到天舰不久,天舰编造所有人都目光中启动,向着西方而去。
  
  别看刚刚战斗的很激烈,其实并未对彼此造成太大的伤害。
  
  金蟾观观主一甩衣袖,轻声道:“道友,回去吧。”
  
  闻言,那金蟾开口道:“几百年了,重伤也不止一次了,却从未受过如此大都气。”
  
  说罢,金蟾便同金益退回来金蟾观,金益很清楚金蟾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向他表达自己的不满。
  
  但他也没有办法,凌氏现在的实力之强,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能被金蟾观揉捏的势力了。
  
  凌氏的人走了,金蟾观两位强者也退了回去,可这场大战的余波与影响并未就此停止,必将在飞灵海域发酵,造成更大的影响。
  
  金蟾观议事殿内,观主金益与一众金蟾观高层齐聚于此。
  
  所有人脸色都不好看,甚至阴沉的可怕。
  
  毕竟让凌氏的人堂而皇之的从头上过去了,还那么多外人看着,太过丢脸,他们能有好脸色才怪了。
  
  “这次也不是没有收获。”
  
  沉寂的议事殿被观主金益突然打破了,殿中的金蟾观筑基期修士都侧头看向上首的金益。
  
  只见金益继续道:“凌氏是奉了听涛阁风语老祖的手令,这才敢前往天琴海域。”
  
  话音刚落,众人脸色一变,更有人忍不住开口问道:“什么,风语老祖的手令?难道说风语老祖已经在天琴海域了?”
  
  他们不知道风语老祖是谁,但只听“老祖”二字,他们就知道那是一位元婴期修士。
  
  而凌氏愿意听从这位风语老祖的命令,那就说明此人不是魔道修士,而是正道五大派的元婴期强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