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忘川渡船人 > 第七十八章 前

第七十八章 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南境,天鸿书院。
  位列南方儒家一百零八君子的梁老夫子正怒气冲冲的呵斥着一位只知道低头认错的黑瘦少年,似乎是被这黑瘦少年那一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倔驴脾气坏了他一甲子都未曾破防的‘君子心’,但是又对其无可奈何,最后只能挥了挥手,让这个闷驴赶紧滚蛋,好歹能换一个眼不见心不烦。
  等那黑瘦少年离开之后,刚刚还胡须倒立的梁老夫子的脸上立马就浮现出了一抹满意至极的笑容。梁老夫子的身后,那位天鸿书院的院长大人独坐在刚刚还空无一人的石桌上,手里拿着一壶并不算如何名贵的烧刀子,一口下肚,顿时就让这位差一步就能被尊称一声‘圣人’的读书人面红耳赤。
  梁老夫子怒其不争的甩了甩衣袖,毫不讲理的便是将那酒壶夺了过来,美滋滋的喝了一大口:“这种烈酒,岂是你这憨货能懂其中滋味的。整天跟着那个老家伙谋划这谋划那,好好的一个儒家半步圣人不去珍惜,你让我们梁家的列祖列宗怎么想你老子我!”
  儿子见老子,任你是三教祖师还是儒家半步圣人,都得老老实实的矮上半截。那位在功德林中都将会有一颗功德树的半步圣人,也是深知自己老爹这千年未变的性子,只能赶忙转移话题道:“看父亲对那小子很是上心啊,那副怒发冲冠的样子,就连儿子我都是几百年未见了。”
  一提到那头闷驴,梁老夫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好好一个儒家胚子,怎么又是这么一副温吞脾气。凡是老夫看上的好苗子,都是这么一副臭脾气,你们几个稍稍能有些心思放在学问上,那功德林内的亚圣凭什么能这么多年一直压在你老子我的头上。”说到这,梁老夫子却突然转声道:“那小子如今连开窍都未曾开过,难不成真的要狠狠的让我这张老脸颜面不在?去学那李太白,一步登天?”
  半步圣人梁仲秋笑着道:“当初还以为父亲会是第一个反对的,可没想到父亲竟然会出死关,亲自来教导他。”
  梁老夫子胡子一吹,瞪大了眼睛:“放你娘的狗屁!你真当你老子是那些什么狗屁门户之见的吹捧者?妖族怎么了?人族又怎么了?还真当那亚圣那个老家伙真的能打得过你老子了?”
  梁种球哭笑不得,赶忙摆手道:“行了爹,当年要不是您这个脾气,礼圣、文圣、亚圣这老几位也不会剥夺您的圣人资格,让您自囚功德林修炼己心。”
  那位险些成为儒家第五圣的梁老夫子冷哼了一声,却是不再言语了。只是看向北方天空的双眼中,有着数不尽的沧桑:“这次的‘掌灯人’,应该不会再像他的前辈们那般凄惨了吧。”
  梁仲秋淡淡的道:“时也,命也。”
  “狗屁!”梁老夫子翻了个白眼:“要不是那个本事不大的老混蛋,这些好孩子何至于如此!这天下难道没人了不成?怎的就知道挑那些孩子去下手?那一个个隐藏在背后的老不死更可恶,一个个本事滔天了,怎的就没有一个人愿意去当那掌灯人、去当那渡船人?嗯?还不是一个个怕沾染上那狗屁轮回因果!坏了自己的大道!”
  梁仲秋皱了皱眉:“父亲!”
  梁老夫子自知失言颇多,略显疲惫的摆了摆手:“孟家起,孟家终。那位绝顶啊,怎就如此狠心啊............”
  望着父亲离去的背影,梁仲秋也是颇感烦闷,转头看向了山下河边的那道黑瘦身影。只是那天生亲水的少年并不知道,在他每日掬起一捧水的小溪下面,各种蛟龙之属正如同朝圣一般,尽皆跪伏于溪底,接受着馈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