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两世缘之梦狐 > 第十八章:闯祸了

第十八章:闯祸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夕颜总算知道为什么莲烨说等她知晓接下来要做的事之后可能就否认莲烨是个好人了,她花了好大力气也没能将那个人托起。那人大概死了好长一段时间了,贯穿他心脏的那把剑已经深深插入了身后的巨石中,剑身也缠上了厚厚的水草。夕颜使尽了浑身解数才将那人连同剑一起拔/出来,一手托起那人的腰身,向上游去。
  气喘吁吁地游到了岸上,见莲烨正斜倚在岸上的石块上,单手撑着下巴,正悠闲地看着她,长长的红裙下,露出半截漂亮的小腿,姿势十分撩人,当真是妖娆无限。夕颜顾不上赞叹,将那个人连托带拽地捞上岸边,自己却趴在地上累得半死不活,连话都来不及说上一句。
  莲烨看她那虚弱的样子,魅惑一笑,“怎么这就把你累成这样,冰火两重天的滋味怎样?”
  夕颜伸出一只手,竖起了大拇指,“妙极了。”
  莲烨笑着站起来,走到那个人身边,定定看了一眼,然后便将那人身上的剑抽了出来。顿时那人的身体便渐渐消散不见了,夕颜不禁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接着就看到莲烨手中的那把剑身上的黒锈一点点脱落,散发出紫色的光芒来。
  夕颜缓了几口气,站到莲烨身边,开口道:“那个人呢?怎么就这样不见了?他是谁啊?”
  莲烨瞟了她一眼,没有表情地回了一句:“死人。”
  夕颜就知道莲烨不会轻易告诉她,撇了撇嘴,好奇地盯着莲烨手中的剑,“这把剑真漂亮,叫什么?”
  这回莲烨总算是好好地回答了:“伏魔剑。”
  夕颜惊讶道:“那不就是可以杀死魔的剑?那那个人……”究竟是谁用伏魔剑杀死他的呢?那人的表情,似乎有些悲伤呢……她轻轻将双手覆在了胸前。
  莲烨看了她一眼,见她脸上现出同情之色,于是道:“哼,有什么值得你难过的,魔死了还会以另外的姿态重生,重生之后就不会记得以前发生的事了,我这么做也是让他能够解脱。”
  夕颜虽然还有很多问题想问,然而知道莲烨不可能告诉她,索性懒得再去纠结那个人的事了,反正与自己无关,但是在湖里带一个人上来,对于魔君不是很容易的事吗?就算不用自己动手也可以命属下来做啊,还特意叫她来,难不成是魔族的人怕水?她忍不住问莲烨:“呃……你们是不是怕水啊,不然怎么这么久都不把人给弄上来,我一来才……”
  莲烨随手抓过空中飞过的一只隐形的小兽,将它扔进了湖里,只听那只小兽张嘴嘶叫了一声就化为了一缕烟。莲烨冷道:“这回知道了?”
  夕颜连连点头。只见莲烨走路像飞似的,夕颜连忙追上去,苦着脸提醒了一句:“……那幽煌的事……”
  “你带着我给你的魔纹去找他,时机到了你就喊我出来,记住了,只能用一次,别指望我会给你第二次。”说完话,莲烨就下了逐客令。
  夕颜生怕惹恼了她,连忙揣着莲烨赏给她的通行证离开了魔界,一路顺畅。想着苍炎的灵体在自己身上,暂时也无法回归本体,便直接从东海飞到了三皇井。自己这次急匆匆地离开,光是在青屿山寻找魔界的入口就花了整整一天,也不知道她不在的这两日,幽煌怎么样了。按理说,没到七天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但是夕颜仍旧放不下心,匆匆赶至了幽煌的紫寰殿。让她心里奇怪的是,幽煌出了这么大的事,三皇井却依旧平静,不应该是乱成一锅粥了么?难道他没有对别人说起?想到这,她心里更觉不安。
  紫寰殿的小厮看到夕颜这次没有走门,而是从天而降,连忙跑上前道:“夕颜姑娘,总算看到你了!你去哪儿了啊这两天,幽煌殿下找你都找得急死了都!还特意去了一趟青丘,然而不知怎的,狐王好像也不在……”
  夕颜没有回他,径自往紫寰殿里面走,边走边问:“幽煌在里面吗?”
  “殿下不在紫寰殿,在跟王和二皇子他们在议事阁议事呢!”
  夕颜疑惑:“议什么事?幽煌他中毒的事你不知道吗?”
  那小厮却不明所以,“啊?中毒?中什么毒?”
  真被自己猜中了,他们果然不知道!夕颜顾不上解释,连忙往议事阁冲去,完全不管身后人的叫唤。
  再重要的事有自己的命重要吗?!这都什么时候了!夕颜想也未想就不顾守门人的强烈阻拦推开那扇大门,只见议事阁里像是在举行什么仪式,狼王、幽煌、幽暝、青衣、流云……还有三皇井的各位元老也在。她看到流云愣了一会,咦?流云怎么也跑到这来了?
  那流云和幽煌正站在一个浮台的两边,面对面站着,两人皆闭着眼正双指并拢念着什么咒,对于她的到来完全没有意识,但其余众人都是满脸惊色。只见浮台之上,赫然就是一枚冒着黑烟的魔种,还有一枝类似树枝的会发光的东西。夕颜还不知道里面究竟在干什么,甚至没来得及反省自己的贸然闯入,只觉手上莲烨给的魔纹突然剧烈疼痛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冲破她的肌肤,短暂的疼痛之后,她的意识立刻陷入了昏厥。
  在场的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就惊诧地看到那个突然闯进的绿衣女子瞬移至浮台处,迅速伸手抓住浮台中央的魔种……幽煌和流云几乎同时睁开眼,流云目光惊恐。在夕颜正要继续向那发光的东西下手时,幽煌慌忙上前制止,然而夕颜似乎不认识他一样,一掌推去,幽煌猝不及防地闷哼一声,捂着胸口倒退了几步。而狼王早已按捺不住迅疾上前欲夺回夕颜刚拿到手的东西,只听两人一声脆生生的対掌之后,夕颜明显不敌,手中的“树枝”脱手而出,流云瞧准了时机飞身将它夺了过去。夕颜眼中顿时一阵寒光,转移目标朝流云攻去,而在狼王的禁锢下难以脱身,两招之下就被击倒在地。面对行动如此反常的小女子,狼王手下并不留情,最后一掌就算不是赶尽杀绝,也有重伤的意思。
  夕颜强忍着胸口漫出的血意抬头看去,那袭来的凌厉掌风几乎到了自己跟前。
  “父王住手!!”幽煌惊惧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就挡在了夕颜身前,狼王一惊,在刚要触及幽煌身子的时候及时地收回了手。
  “煌儿!你做什么!!”狼王震怒,又对着一同进来的守门的侍卫呵斥道:“谁让你们放她进来的?!”
  那两个侍卫连忙“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惶恐不安地解释和求饶。
  幽煌却紧张地蹲下身去扶夕颜,见夕颜此刻似乎刚刚醒来一般,有些痛苦地捂着刚才被狼王打中的地方。幽煌这才看到夕颜手上的魔纹,他猛地抓过她的手腕来看,但那魔纹已经渐渐淡化最终消失了。见夕颜一副难受的模样,幽煌赶紧查看她的伤势,“颜颜你怎么样?”
  “咳咳……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会在这里?”夕颜满脸的困惑,捂着心口,突然想起之前手腕上有那么一瞬间的疼痛,之后就什么也没印象了。她赶紧看向自己的手,莲烨姐姐给的魔纹呢?怎么不见了?!她慌忙拉过幽煌的手臂一看,连幽煌手臂上的蛇纹也没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幽煌一手揽着夕颜的腰,一手覆在夕颜捂着心口的手背上,将治疗法术灌输到夕颜身上。虽然伤得并不太重,却令幽煌沉静的脸上满是疼惜,全然不顾自己刚才也被夕颜狠狠推了一掌。
  在场的人对这突然出现的变故显然没有回过神,面面相觑。只见幽煌将地上的女子抱起,说着:“颜颜,我们先出去,这的事,我会跟你解释。”
  然而幽煌刚站起身,狼王却满脸不悦地盯着他怀里的女子,冷冷道:“煌儿,今日的事,你可给父王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